Loading

水質

沒有表頭
沒有表頭

二噁英(二噁英和呋喃)

二噁英和呋喃是一種由自燃作用和某些工業活動在攝氏250度至450度高溫下燃燒所產生的非目標副產物。燃燒家居廢物、林木焚燒、汽車排放和吸煙均會產生二噁英和呋喃。

在生活污水、污水處理廠排放、河溪水和海水中均檢測到微量的二噁英和呋喃。儘管如此,上述水平一般均低於美國環保局及日本保護海洋生物的相關標準。同期,本港海床沉積物的二噁英和呋喃含量均低,與世界其他海港和近岸海域如東京灣、西班牙沿岸、大阪灣、三藩市灣、珠江三角洲和悉尼港的水平相若。在本港海域所採集的海洋生物樣本包括魚類、蝦類和貽貝類的二噁英和呋喃的水平亦大多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多氯聯苯

多氯聯苯包括二百多種氯化化合物(稱為「同系物」),其毒性各有不同。七十年代,多氯聯苯被廣泛應用於電力變壓器、電容器及其他電力設備內的熱交換液/絕緣液、油漆添加劑、無碳複印紙、膠黏劑及塑化劑。到了八十年代,多氯聯苯不再用於生產電力變壓器和電容器,本港市面上含多氯聯苯的器材亦被逐步替代。在自然環境中,多氯聯苯通常附著在泥土和沉積物上,但可在長時間內慢慢地釋放到水體中。

環保署並沒有在海水和潛在污染源排放物樣本中發現18種受監測的多氯聯苯同系物(這18種同系物根據發展局(工務科)發出的技術公告〝WBTC No. 34/2002 Management of Dredged / Excavated Sediment〞附錄甲中所列而定)。雖然有些多氯聯苯同系物在維港中部沉積物中被發現,但其水平較鄰近珠江口水域為低。海洋生物內多氯聯苯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滴滴涕

八十年代之前,滴滴涕曾廣泛地被使用作農業、家居和商業上的殺蟲劑。本港自一九八七年起禁止使用(註銷登記)滴滴涕。內地亦於二零零九年開始禁止使用含有滴滴涕的船隻防污漆。

監測結果顯示本港海水和地面雨水徑流的滴滴涕含量低於樣本的測試報告限值。雖然在污水處理廠排放和河溪樣本則含有微量滴滴涕,其濃度均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本港海床沉積物中的滴滴涕含量亦一般偏低,除了早年在吐露港收集的一些樣品,其餘均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此外,海洋生物內滴滴涕含量亦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艾氏劑

艾氏劑曾被廣泛使用作土壤殺蟲劑及控制某些由昆蟲為媒介所引起的疾病。本港自一九八八年起禁止使用(註銷登記)艾氏劑。

自二零零七年,艾氏劑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河溪沉積物、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和淤泥樣本一般均無含有艾氏劑。雖然監測結果顯示海床沉積物偶爾含有微量艾氏劑,但仍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在海洋生物樣本中艾氏劑的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氯丹

氯丹是一種用作殺滅火蟻的殺蟲劑,主要施用於草地和多種農作物上。本港自一九九一年起已禁止使用(註銷登記)氯丹作殺蟲劑。

與艾氏劑一樣,氯丹自二零零七年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地面雨水徑流和污水處理廠排放物樣本一般均未含有氯丹。海床、河溪沉積物及污水處理廠淤泥分別偶爾含有微量氯丹,但其水平仍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一些海洋生物樣本也含有微量氯丹,但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狄氏劑

狄氏劑是一種用於水果、泥土及種子上的殺蟲劑,亦曾用於控制釆釆蠅及由其他害蟲作媒介所引起的熱帶疾病。本港自一九八八年起已禁止使用(註銷登記)狄氏劑作殺蟲劑。

自二零零七年,狄氏劑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地面雨水徑流和污水處理廠排放樣本中一般無含有狄氏劑。雖然海床、河溪沉積物及污水處理廠淤泥分別偶爾含有微量狄氏劑,但仍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海洋生物樣本中狄氏劑的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異狄氏劑

異狄氏劑是一種用於殺滅老鼠及田鼠的滅鼠劑,亦是一種施放於棉花、稻米及玉米等作物的殺蟲劑。異狄氏劑是一種尚未在本港登記及批准使用的殺蟲劑。

自二零零七年起,異狄氏劑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河溪沉積物、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和淤泥樣本一般均無含有異狄氏劑。雖然監測結果顯示海床沉積物偶爾含有微量異狄氏劑,但仍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海洋生物樣本中異狄氏劑的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七氯

七氯是一種殺白蟻劑及用作殺滅種子和農作物害蟲的殺蟲劑。它亦被廣泛施用於殺滅火蟻及是存在於殺蟲劑氯丹內的一種雜質。七氯是一種尚未在本港登記的殺蟲劑。

自二零零七年,七氯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河溪沉積物、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淤泥和海洋生物樣本一般均無含有七氯。雖然監測結果顯示海床沉積物偶爾含有微量七氯,但仍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

六氯代苯

六氯代苯是一種以往施用種子,特別是大麥種子上用的防黴劑。六氯代苯是一種尚未在本港登記的殺菌劑。

自二零零七年,六氯代苯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地面雨水徑流和污水處理廠排放樣本一般均未含有六氯代苯。海床沉積物、河溪沉積物及污水處理廠淤泥方面則偶爾含有微量六氯代苯,但水平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海洋生物方面,六氯代苯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滅蟻露

滅蟻露是一種殺蟲劑,過去普遍被應用於殺滅火蟻。滅蟻露自一九九七年起已被禁止在香港使用。

自二零零七年,滅蟻露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地面雨水徑流和污水處理廠排放樣本一般無含有滅蟻露。海床沉積物、河溪沉積物分別偶爾含有微量滅蟻露,但其水平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雖然部份海洋生物偶爾含有微量滅蟻露,但是含量很低及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毒殺芬

毒殺芬是一種殺蟲劑,過去通常用於種殖棉花及大豆的農地上。本港自一九八四年起已禁止使用毒殺芬。

自二零零七年,毒殺芬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其幾乎所有環境,生物和陸基源樣品的分析水平都很低,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

十氯酮

十氯酮是一種氯化化合物,用作農作物的殺蟲劑。十氯酮是一種尚未在本港登記的殺蟲劑,它是在二零零九年新列入《斯德哥爾摩公約》的一種持久性有機污染物。

自二零一一年,十氯酮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海床及河溪沉積物、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及淤泥樣本一般並無含有十氯酮。雖然海洋生物樣本偶爾含有微量十氯酮,但是含量很低及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五氯苯

五氯苯應用於多氯聯苯產品、染色載體、殺真菌劑和阻燃劑中。也是存在於一些產品如溶劑或殺蟲劑中的雜質。它是在二零零九年列入《斯德哥爾摩公約》的一種持久性有機污染物。

自二零一一年,五氯苯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所有的環境、海洋生物及陸上污染源樣本並無含有五氯苯,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值。

全氟辛烷磺酸

全氟辛烷磺酸為人為生產製造和從相關的人為化學物質非預期的降解產物。目前的有意使用是廣泛的,包括電氣和電子部件、消防泡沫、照相成像、液壓油和紡織品。它是在二零零九年列入《斯德哥爾摩公約》的一種持久性有機污染物。

自二零一一年,全氟辛烷磺酸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海床及河溪沉積物、及海洋生物樣本並無含有全氟辛烷磺酸,其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而只有河溪、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及淤泥樣本偶爾含有微量全氟辛烷磺酸。

六氯環己烷

自二零零四年起,受本計劃監測的六氯環己烷同系物有四種,分別為α-六氯環己烷、β-六氯環己烷、γ-六氯環己烷(俗稱林丹)和δ-六氯環己烷。六氯環己烷是一種有效的殺蟲藥,用於消除動物體外附生的寄生蟲、土壤昆蟲和其可致病生物。本港自一九九一年起禁止使用(註銷登記)六氯環己烷。

本港的海水、河溪、地面雨水徑流和污水廠的排放本並未發現含有α-六氯環己烷、β-六氯環己烷和γ-六氯環己烷,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除昂船州污水處理廠的污泥樣本有較高的β-六氯環己烷和γ-六氯環己烷外,其他污水處理廠淤泥樣本內的六氯環己烷水平一般很低。海床及河溪沉積物中的α-六氯環己烷、β-六氯環己烷和γ-六氯環己烷濃度均很低,符合美國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香港海床沉積物中的六氯環己烷水平大致與東海和南海相若,但較珠江口和黃海為低。海洋生物樣本中的六氯環己烷含量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三丁基錫

三丁基錫是一種有機錫化合物,曾於七十年代廣泛用於船艇的船底防污漆以防止貝類生物附著船身。三丁基錫可由防蠔漆中滲出,積聚在海底的沉積物內。所有含三丁基錫化合物的除害劑都受《除害劑條例》(香港法例第133章)規管。自二零零六年以來,漁農自然護理署並沒有發出任何許可證,允許在本地使用包含有三丁基錫化合物的船底防污漆。

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污水處理廠排放或地面雨水徑流樣本均普遍沒有含有三丁基錫,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本港大部份海域海床沉積物的三丁基錫濃度均符合澳洲用於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這水平大致與其他亞洲國家(例如日本,越南,馬來西亞)相若,甚至較低。至於海洋生物,其體內所含總三丁基錫濃度大致與珠江口海域相若,含量很低及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多環芳香烴

在環境中的多環芳香烴源頭很廣,其中包括香煙燃燒、汽車廢氣、燒烤肉類、燒煤和有害廢料處理地點。目前已被確認的多環芳香烴化合物超越一百多種。環保署有毒物質監測計劃對十六種毒性較強的多環芳香烴進行監測,它們包括二氫苊、苊、萘、芴、菲、蒽、熒蒽、芘、苯並(a)蒽、、苯並(b)熒蒽、苯並(k)熒蒽、苯並(a)芘、二苯並(a,h)蒽、苯並(g,h,i)苝和茚(1,2,3-cd)芘。

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及源自陸地上的排放中均普遍沒含有這十六種多環芳香烴。海床沉積物中的多環芳香烴含量一般亦很低,低於珠江河口、澳門海域、膠州灣和新加坡。海洋生物中的「苯並(a)蒽」是一種可被用作顯示能致癌的多環芳烴生物指標。本港海洋生物體內的苯並(a)蒽水平很低,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酚、壬基苯酚及壬基酚聚氧乙烯醚

含有酚的石碳酸樹脂自七十年代起廣泛用於生產夾板、汽車以及建築和器械製造業。酚也被用作耳鼻點滴藥水,咽喉和漱口藥物中的消毒劑。許多家居和商業清潔物品,包括洗潔精、洗髮水和表面清潔劑都含有壬基酚聚氧乙烯醚。由於洗潔精和表面清潔劑內的壬基酚聚氧乙烯醚在分解後可產生壬基苯酚,所以在污水處理廠的排放中通常可發現它。

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及河溪並無含有酚,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而地面雨水徑流和污水廠的排放中則偶爾發現少量酚,含量符合美國的相關標準。除后海灣海床沉積物外,其他地區海床沉積物樣本均不含酚。

大部份海水、河溪和地面雨水徑流樣本含有少量壬基苯酚,但濃度均低於美國用於保護海洋和河溪生物的相關標準。由於在未經處理的生活污水和污水處理廠排放樣本中均錄得較高的壬基苯酚含量,這顯示它們可能是此污染物在海水中的來源。另一方面,本港海床沉積物的壬基苯酚濃度,除了后海灣、維港和吐露港內港外,均符合美國保護底棲生物的相關標準。

與壬基苯酚的情況相似,本港海水、海床沉積物、河溪、地面雨水徑流、生活污水和污水處理廠排放樣本普遍含有微量壬基酚聚氧乙烯醚。

多溴二苯醚

七十年代以來,多溴二苯醚被廣泛使用作為塑膠、聚亞安酯泡沫和紡織品的防火劑。多溴二苯醚有三種主要類型,即五溴二苯醚(五)、八溴二苯醚(八)和十溴二苯醚(十)。自二零零四年起,歐盟已禁止使用五溴二苯醚和八溴二苯醚。

本署自二零零五年開始監測海洋沉積物內的多溴二苯醚含量。自二零零七年起其他樣本如海水、河溪沉積物、海洋生物及陸上潛在污染源的多溴二苯醚含量也被包括在測試名單內。數據顯示,海水、海床沉積物、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污水處理廠淤泥、河溪水和沉積物及海洋生物樣本均含有微量的五溴二苯醚及八溴二苯醚,但其濃度均低於歐盟的相關標準。海洋生物樣本內多溴二苯醚的低含量,對日常食用者的健康構成實質性影嚮的風險應是微不足道***

六溴代二苯

六溴代二苯是屬於一種化學品「多溴聯苯」的其中一類。在北美洲,六溴代二苯是一種阻燃化學物,主要用於生產商用儀器、機器外殼、收音機和電視零件及用於製造汽車座位的聚氨酯泡沫塑。在二零零九年六溴代二苯已被列入列入《斯德哥爾摩公約》的受管制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名單內。

自二零零七年,六溴代二苯被納入本計劃的監測名單內。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水、河溪、地面雨水徑流、污水處理廠排放及海洋生物樣本並無含有六溴代二苯,樣本含量低於測試的報告限值。但是其中一個海床沉積物樣本及一些河溪沉積物和污水處理廠淤泥樣本則含有微量六溴代二苯,本署會繼續監測這化學物在本港環境中的水平。

甲基水銀

甲基水銀是最常見的有機水銀,可產生於自然界和人為活動如發電、工業排放和廢物處置等。在空氣、土地和水體中,水銀經過複雜的化學變化可形成甲基水銀。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二年的監測結果顯示本港的海洋生物樣本含有甲基水銀濃度均遠遠低於中國及美國有關甲基水銀的食品標準。

氟-非金屬無機物

無機氟化物可由礦物自然風化和火山爆發產生。人類活動包括工業生產(如熔煉鋁、煉製鋼鐵、製造陶瓷、膠水、粘合劑)和在飲用水加氟也可產生氟化物。

自二零零四年起,監測結果顯示海洋沉積物普遍含氟化物,水平一般介乎於每千克4至18毫克之間(以乾重計)。以維多利亞港中部沉積物的氟化物含量較高,這可能與污水隔篩廠的排放或市區徑流有關。

沒有表頭
*** 採用了國際間和國家級監管機構,如世界衛生組織(WHO),美國環保局和加拿大衛生部所使用的方法,對海洋生物體內各種化學物質水平是否對人類健康產生影響進行評估。

 

 

返回頁首 目錄